24小时服务咨询热线:
87828666
13961276166
新闻中心 首页 > 新闻中心
化脓性扁桃体炎的自白

    大家好,我是化脓性扁桃体炎,医生们都喜欢叫我的小名——化扁。近日,著名影星李冰冰女士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对我口诛笔伐的檄文——《澳囧经历,看病也得因地制宜,点赞祖国医护让我满血复活》,立刻把我推上了天台。其实我心里可委屈了,因为小弟我并不少见,也不难治,只要正确认识,及时诊治,完全不会让冰冰数度急哭,还在两大洲上演生死时速。下面,就用我的自白来让大家充分地了解我吧。在了解小弟我之前,先介绍一下我的家族——急性咽炎/扁桃体炎。这是一类最常见的感染性疾病,常为上呼吸道感染的一部分,也可以是咽部的一种局限性炎症。当炎症局限于腭扁桃体(简称扁桃体)时,则称为扁桃体炎。

    咽部作为呼吸道和消化道的共同入口,接触富含大量病原微生物的外来的空气、食物等物质,所以黏膜下淋巴组织丰富,较大的淋巴组织团块呈环状排列,称为咽淋巴环,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(腭)扁桃体。它是人体防御外来病原微生物的重要“关隘”,不仅可以捕捉外来的抗原,局部产生抗体,动员全身的防御机制,还可以起到“过滤器”的作用,帮助局限住经口、鼻进入机体的病原微生物。

    正因为咽部和扁桃体的“关隘”作用,我们家族历来把此处作为兵家必争之地。当人们受凉、过度疲劳,或出现其他导致人体免疫力下降的情况时,就是我们进攻的最好机会。战争都打响了,这地儿能不热闹嘛?于是就出现急性咽炎或扁桃体炎。

    既然要打“攻城战”,武器不能太单一是不是?我们喜欢携带的“武器”包括常见的病毒(鼻病毒、冠状病毒、柯萨奇病毒、腺病毒、流感病毒、EB病毒等),还有各类细菌(化脓性链球菌、流感嗜血杆菌、百日咳杆菌、肺炎衣原体、非溶血性链球菌、肺炎链球菌等)。

    作为家族中最有理想,最有抱负的青年,小弟我——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携带的“武器”是化脓性链球菌。这个老厉害了,如果治疗不及时,很可能导致感染迁延、扩散,发生扁桃体周围炎和周围脓肿,也可引起急性中耳炎、咽旁脓肿、鼻窦炎和下呼吸道感染。在儿童及青少年中,还可以出现全身并发症如风湿热、急性关节炎、心肌炎、小舞蹈病和肾小球肾炎等。

    所以啊,宿主们,颤抖吧!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!

    如何诊断化脓性扁桃体炎?

    我的行踪如此好找,在协和医生的眼中,那就是“天空飘来五个字,那都不是事”。从病人的典型病史和临床表现如寒战、高热、咽痛、颈前区淋巴结肿痛、扁桃体脓苔,咳嗽不明显等不难做出诊断。确诊依赖于咽部的病原学检查包括细菌培养和快速抗原检测。但有的时候需要与EB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、白喉、猩红热、膜性溃疡性咽峡炎、放线菌感染、真菌感染、甚至淋巴瘤等相鉴别,还是存在一定的困难,存在一定误诊误治的可能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,辨认我也并没有太高难度。儿童、青少年的急性发热、咽痛,尤其是在咳嗽、流涕、鼻塞不明显时要小心化脓性扁桃体炎的可能,需及时就诊。对于成人,如果只是单纯的咽痛,发热不明显时,多半都是病毒感染。而出现急性发热(体温超过38℃)、咽痛、颈前区淋巴结肿痛,而咳嗽、鼻塞、流涕等其他上呼吸道感染症状不明显时,也需警惕化脓性扁桃体炎的可能,及时就诊。

    打败我的办法——抗感染治疗

    在抗生素出现之前,为了对付我,医生们挠掉了一把一把的头发,死掉了一堆一堆的脑细胞,可是效果并不理想。就像冰冰一样,我就爱她,我就不走,你奈我何?可是人类发明了抗生素以后,我就彻底萎了。

    对付我的方法很简单,及时应用青霉素类药物,或一、二代头孢类抗生素,或大环内酯类药物进行抗感染治疗,疗程7-10天,就能够治愈。冰冰病得那么重,15号进协和,22号出协和,可不就7天嘛。可见及时诊断,加以抗感染治疗,就是打败我的制胜法宝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我的家族急性咽炎/扁桃体炎来说,要不要用抗生素,就要视情况而定了。

    对于成人而言,大多数的急性咽炎/扁桃体炎都是由病毒感染引起的,一般不需要用抗感染治疗,可以自愈。自疗“三大宝”——休息、保暖、多饮水,很容易做到对不对?只是对某些特殊的病毒如流感病毒、单纯疱疹病毒,才考虑抗病毒治疗。而其他细菌引起的咽炎/扁桃体炎,则需视病原体的不同,给予不同的治疗。

    而简单鉴别我们携带的是病毒武器还是细菌武器的方法,就是看血常规。如果是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数量增高,多为细菌感染;如果是淋巴细胞或单核细胞比例增高,白细胞数量下降,则多为病毒感染。